目前分類:Gundam 0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為了讓大家知道這是什麼感想,先給個官網(Gundam 00

沒哈姆?不要緊,還有利提耶(リジェネ)!
這回看來是被利保茲反諷了,一臉不爽;
結果INNOVATOR用的餌是真理奈・擬似SMILE(喂),
還是因為單思小綿羊的主人(註:小白熊)而弄至自己也變成一頭熊貓(反正同類,沒差www)的阿雷呢? (。﹏。) ?
熊貓和小北極熊 wwww (請自行在腦中幻想)

不過,天人絕對只是被阿雷引來,真理奈似乎不太有吸引力(打飛)
然後小提叫剎那@GUNDAM也去救真理奈,
好體貼…!!!
這個真的是罵阿雷沒資格當達達大師的小提嗎?
你不是阿利跑錯棚的吧?
還笑著對阿雷說「歡迎回來」!
天啊,
第一季眾多飯等了多少集才出現的微笑,馬上就來大放送了!!
阿雷也是毫無改變地臉紅~

對了,阿雷路亞.哈普提森,
告訴我你到底在臉紅什麼,還有…
  _, ._
(;゚ Д゚) 
你到底在「薯馬泥(すまんない)」什麼啊…??
你真的知道石頭昂(ROCKON)是什麼人嗎?
此昂(?)不是彼昂(?)啊!

不會誤會此昂是小提的同類吧?!(阿雷的腦海裏想像出無數的洛克昂?)

新的天人成員石頭昂好有趣,他絕對是看小提一臉嚴肅貌才去逗他的 XDD
因為2 nd SEASON的小提對大家都超級有善!
只是對阿昂(?)很冷淡!
所以阿昂感到很沒趣啊小提! www
所以他下一話要去強吻菲特啦小提!
都怪你啦!(<-- 快去讀讀邏輯!)

說起來,HK VER.的 LOCKON名字叫「洛奧」,
那拉爾兄的CODE NAME豈不變成「石奧(石澳:香港地方名)」?!(大嘘!)

還有剎那也變了很多,
我比較喜歡著緊真理奈的剎那呢!雖然真理奈本人沒啥特別吸引我的地方…
不過沒趣又怎樣!
沒趣也是要用多方法來生活得沒趣的,
而且即使她很沒趣…(マリナ:我沒趣礙到你嗎?! ( ゚皿゚)=◯)`Д゜) <真理奈神拳!)

我也不清楚是不是看到一個虫,
就是當橙色達達撞入監獄時,阿雷手中的NDS應該掉了的,
可是一被熊的兒子舉槍恐嚇時…

( ゚д゚) 咦…?

(つдС) 擦擦擦…

(;゚д゚) <咦…?NDS又回來了?

怎麼回事?!

而且不止剎那@GUNDAM,連阿雷都馬上學會了閃子彈(經R2一役,大家都擁有朱雀的身手!)
阿昂你確定要加入這種組織嗎?
就算你的能力很高但我覺得要閃子彈還是很勉強啦!
嗯,小提?
他不是能像尼歐(@MATRIX)那樣擋子彈嗎?(沒這回事!)

nai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ED的初期應該是眾人的起點,然後是他們最重要的東西,最後是四個人一起走出來這樣。

有關小提,我想他在洛克昂MK-1死後才是他人生的起點吧…

以下點列慢慢寫…(不好笑的)

由於00 Gundam有三個核心: O Gundam 跟 Exia 的太陽爐 + 小剎那(<--高達ww),
所以00 Gundam其實應該是 000 Gundam(三核心)

2. 瑪內金對於大熊讓小白熊(瑪麗)來到A-laws感到驚訝,很明顯她知道大熊對小白熊的感情啦(大誤)
阿雷我支持你快點搶瑪麗回來!(重毆)

(暫)

nai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喲,第二段毫無疑問首先開場的是小剎那的復出戰;
那麼先來對比一下這個四年前和四年後吧…

  

先別理剎那怎麼單體突入大氣圈(這就是FIRST SEASON OP2的玄機!),
他是怎麼修回EXIA的駕駛倉的呢?
那龐大的斗篷到底又是從哪裏來的?
還有那套駕駛服…全都是靠一個人做出來的嗎?!
那你的針線功夫可能跟魯魯修有得拼啊小剎那!!!

無口 + 喜歡做運動 + 喜歡吃漢堡 + 我是高達 + 會修理高達 + 很拿手針線活
= 這到底是什麼不可思議的屬性啊?
現在原來流行這種男角啊…(感嘆什麼勁啊?)

 

我剛發現自己忘了一件事,就是原來EXIA的頭是飛脫了的。
那麼說它將會永遠不停地在宇宙中飄流…

喂,剎那你是怎麼撿回來的??

=(暫到此)=

nai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謂C part是在OP後的部份。嗯?那邊問B Part在哪?


 

尾段內容1:

沙慈被大剎那救回托勒米,沙慈被囚禁著。
小提說沙慈應該感謝剎那救他回來,又責備他對世界的現狀太無知…

大問題:

沙慈很明顯不是穿這些衣服上太空的,這一定是托勒米上某人的衣服!到底是誰的?

1)剎那的: 你覺得剎那除了太空衣外,有帶中東人士以外的衣服在身上嗎?
2)提耶的: 你覺得他的品味已由大嬸改為正常人了嗎?(打飛)
3)肌肉男的: 身格上…不過就沙慈穿得鬆泡泡,還滿有可能的。
4)維修師的: …他的身高多少?
5)女生的: …喂。
6)沙慈自己的: 嗯?!像是放在肚子裏嗎?!比如這樣==> 
        (怪不得沙慈你的小腹脹起來了。)


尾段內容2:剎那請拉爾(洛克昂孖生弟弟)加入天人,繼承哥哥的CODE NAME。

 

上圖就是拉爾了,後面的真是他哥的車子啊!不信的可以看回SEASON 1的第二個OP:

 

這白綠車是遺產嗎?!(跟我母校的顏色一樣)

啊,若你們想知道為何拉爾的煙會在一秒間不見了,我可以告訴你,那是手提煙灰缸喔。當然那是不是渣古版我也不清楚 ww
問題是這傢伙的衣服啊:

 

喂,這已經不是撞衫的地步了吧 ww

 

最後貼一張弟弟拉爾的圖。他的聲音比洛克昂稍老(因為他現在28啊!),
不過我唯一想知道的是他到底會不會駕高達啊小剎那!

nai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官方綱頁

甫一開場,我們便看到A-Laws成員的面具男已經放棄了駕FLAG(我不承認你這個海底泥是火腿!(用力指)),駕著Ahead在大開殺戒…

鏡頭一轉,已是加入了反聯邦的組織 CATALOG Kataron的席琳(CV 根谷美智子)跟克勞斯對話。
得知剛才被面具男炸掉的就是他們的其中一個基地。為此他們決定推前拯救同伴的計劃。
席琳姐姐的背面看起來像AAS大叔(喂!)

 

瑪內金大佐(CV 高山みなみ)致電荒熊,通知他自己被調到A-Laws。
但荒熊跟瑪莉的對話很像求婚 www
大叔,你這樣做的話,阿雷絕對會炸掉人革連把你變成熊木雕啊!!!

 

沙慈為達成和露易絲的約定而在太空站Proud上工作,卻因前輩是Kataron的人而被牽連而被聯邦軍人抓走。
(不截圖了)<--喂

 

電子妖精小提登場!!!!!!!!!!!
聽到聯邦他們有行動,管它是來自王留美還是皇小姐,我只聽到貓神一句:「出動Sailor V
不好意思我真的只聽到Sailor V啊!!好有威嚴啊!(提:Seraveeだ。万死に与えする。)
還有就是這四年來天人一直沒找到剎那,所以在等他出現。(真厲害啊小剎那)

 

被送到礦石精製區的沙慈不單被冠上編號「81禁(R81)」的稱號。 <-到底是禁到那個地步?!
而且還要做苦工!沙慈你老了!

  

先說明一下:這個區域聯邦用來囚禁著CATALOG(?)份子的衛星。
在片首一開始席琳就是指救出被囚在這兒的同伴。

 

聯邦跟踪著CATALOG派出的戰艦來到PROUD,決定出動AHEAD。
令人最意外的是,露易斯也在A-LAWS,並駕駛AHEAD出動作處女戰。

 

到了大約六分鐘左右,我們的男主角終於登場!
小剎那潛入了PROUD阻止A-LAWS的計劃;
不過從他的語氣好像一開始已留意著聯邦的動向,而且上次面具男出陣他好像也知道…?

說起來,這個年代的雷達是不是都要作癈啦?整個宇宙都是GN粒子耶?? 

 

鏡頭又回到沙慈那邊,從KATARON成員跟沙慈的對話中可發現KATARON的成員都是前軍人!
難道是發現什麼秘密所以離開了的嗎?

剎那成功潛入PROUD,但在重力區的腳步聲好大www
這兒的重力是否大得過份啦?
某個路人的聲音好像ゆうきゃん www (好像在鋼鉄のLinebarrels也有龍套?)
「快點準備,作戰馬上開始了。」
剎那制伏最後那個路人的行動好帥啊~(打)

這時,KATARON的救人行動開始,但聯邦也馬上攻擊!
於是被卷入的沙慈繼續被卷入戰爭(どんだけ不幸だよお前!ww)

簡單地說明一下:紅色是A-LAWS,藍色是KATARON。
(老妹很堅持其中一個戰死的KATARON成員是三木ww <--被露易絲打死那個)
露易絲的表情怪怪的,老是在喘氣…

小剎那發現出動了無人對人兵器,馬上叫EXIA前來增援(現在不用聲控了,只要按一按頭盔就可以,好厲害!)
囚犯們都死得很壯烈…在沙慈快死掉的時候小剎那出手相救!
…雖然我無法理解為何要先把機械人的注意力引過來才掉炸彈…難道會準一點嗎?
另一方面,小剎那的槍法好像進步了不少!

  

用一個古怪到離奇的姿勢伏在地上的沙慈被剎那拉起。(沙慈你需要減一減你的小腹…)
本來我以為露易絲夾胸已經是乙女的極致了,你這個男友比女友還要乙女是怎麼回事?!
可是把這張圖接起來後,我對自己很絕望呢。(…)

兩人終於相認了!(你們還真閒)
沙慈:「難道你是…剎那.F.清英?」
剎那:「啊…關東煮… 沙慈.庫洛什麼什麼(對不起,是我忘了沙慈的姓)」
能記著對方的全名實在相當厲害,
不過小剎那請你不要把人家的頭重摔在地上然後問他有沒有事好不好 Σ(°Д°|||)︴
他會腦震盪耶!
然後他把沙慈猛搖時害我想起自己在萬聖節把朋友猛搖的情景(離題了)
在戰鬥中的小剎那想起了洛克昂(尼爾)… 大哥的存在感無處不在…!

 
我喜歡這一幕。從來都不知道EXIA可以這麼帥…

沙慈跟剎那跑到空氣閘外,看到的…是殘缺不存的EXIA;沙慈這才驚覺自己的仇人居然就是從前的隣居…

然後,下半明天繼續!(重毆)

中場小感:
沙慈你一早有頭盔的話可不可以戴起來?!你的危機感近乎零啊!!!

nai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剎那‧F‧清英(刹那‧F(ファンロン)‧セイエイ)剛買完日用品,打算到平日常去的公園吃午飯。沒想到居然有人在廣場處唱詩歌。
 其實最近購物時,早已看慣了櫥窗中五光十色的裝飾,和彷似要填滿人們空虛內心似的彩色燈光。樅樹、紅衣老人、鹿、鐘都隨處可見。本來毫不相干的事物集合在一起,變成了這個城市在十二月的新衣。更甚的是,昨晚阿雷路亞‧帕普提茲姆(アレルヤ‧ハプティズム)和洛克昂‧史特拉托斯(ロックオン‧ストラトス)都打電話來跟他說「聖誕快樂」。剎那的國家沒有興祝聖誕節的習慣,而這個城市的聖誕節在他眼裏也不過是商人的另一種宣傳手法。本來想到節日氣氛不太濃厚的公園,卻依舊被提醒著今天是什麼日子。

 聖詩班以高揚的歌聲訟讚著他們的主,歌詞跟剎那心中不好的回憶重疊了。他皺起眉頭。但反正也來了,他也想找個地方儘快吃完紙袋裏的漢堡然後回家鍛鍊。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在這兒可以看到很多人。剎那並不喜歡說話,卻不喜歡孤獨。即使所看到的人全都不認識,但是看著他們…正確來說是看到他們活著,就讓人感到安心。因為剎那比誰都明白孤獨感。
 
 他選了離聖詩班稍遠的地方坐下,從紙袋中拿漢堡吃。聖詩班似乎也不是整天在唱歌:每唱完一段,都有一位神父走出來為大家介紹樂曲和「分享」。他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剎那看著教徒虔誠地傾聽的樣子,心裏隱隱作痛。
 
 真是愚蠢,
 這個世界根本沒有神。
 
 「呀,是『沙慈的鄰居』先生。」是一把活潑的女生聲音,剎那看著那個穿著棕色長大衣和長裙的金髮的女孩跟她拉著的沙慈・克洛斯羅徳(沙慈・クロスロード)。沙慈黑色大衣和長西褲,手上捧著一個大紙袋,兩人之間還圍著一條長長的粉藍色圍巾。看沙慈的樣子,就知道他是被半強迫之下圍上這條情侶圍巾的。
 「啊,真的呢。聖誕快樂。」
 聽到後面的問候,剎那皺起眉頭。正好漢堡也吃完了,剎那隨手把包裝紙丟進垃圾筒,站起來。
 「聖誕節有什麼快樂的?」他說。
 「咦?」沙慈一下子張口結舌,沒反應過來。
 「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神。」
 金髮女生看到沙慈的表情,歎了長長的一口氣後問剎那:「你不喜歡聖誕節嗎?」
 「沒必要為不存在的東西慶祝。」剎那堅決地這麼說。
 對方想了想,回答道:「不要這麼說。來,我送聖誕禮物給你。」
 說著,把她手上的小紙袋逮向剎那。沙慈想阻止她這麼做,終於開口:
 「露易絲(ルイス・ハレヴィ),那不是…
 「多了的。不要浪費嘛。」
 「他不…咳嗯…」沙慈偷偷瞄了剎那一眼,接著又向露易絲說:「就叫你不要買這麼多了。」
 「因為人家好冷啊!而且光是嗅到那香味就餓了;誰知道吃兩個就飽嘛!」
 「呀…這是紅豆沙餡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吃…」沙慈小心翼翼地問道。
 「不用了。」
 剎那謝絕了兩人的好意;沙慈早就預測到這樣的結果了,沒想到露易絲卻沒有放棄,她走近剎那,硬把袋子伸向他,沙慈被圍巾拉著也只好向前走。
 「請你收下吧。」
 她雙眼直直瞪向黑髮少年。剎那有點被她的氣勢壓倒了,但卻仍然沒有伸出手的意思。
 露易絲說:「你大概不相信世上的耶穌基督乎和上帝;但不管怎樣,你可以當今天是跟重要的人相處的機會,因為那是至高無尚的快樂。」露易絲把沙慈拉近自己,微笑著對剎那說:「還有把這份快樂分享給身邊的人。」
 剎那看了看露易絲,又看了看沙慈。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事實,他好像看到沙慈正在拜託他快點收下少女的禮物,不然他們永遠都不能脫身。
 他想了想,向露易絲伸出雙手接過了紙袋。
 「…謝謝。」
 露易絲滿意地笑了笑,向他說了「聖誕快樂」以後,便黏著沙慈離開了。

 剎那回到自己在東京內的棲身之所,把隨手紙袋放在床邊的地板上。
 「又沒什麼櫃子,想用的時候從袋裏拿出來好了。」
 他這麼想,放下日用品的袋子,卻仍然拿著露易絲給他的小紙袋。
 口袋裏的通訊器響起來。
 是皇・李・諾瑞加スメラギ・李・ノリエガ)的聲音,剎那有一點點期待是新的任務;但聽她的語氣,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
 「剎那~」
 「你喝醉了。」
 「真是掃興的孩子,今天跟人家打招呼的時候要先說『聖‧誕‧快‧樂』!」
 「你剛才也沒說。」
 「剎那真不可愛~!」皇小姐噘起嘴巴,臉開始漲紅了。她正想開口時被克莉絲汀(クリスティナ・シエラ)推開了。
 「雪!雪!東京在下雪吧?」克莉絲汀問道。
 「沒有。」
 「什麼,真讓人失望…」剎那看著克莉絲汀變來變去的表情,用平板的聲音問道:「怎麼了,有任務嗎?」
 「不是,不過你的反應跟提耶利亞(ティエリア‧アーデ一樣。」菲特‧葛瑞斯(フェルト・グレイス)代替失望的克莉絲汀回答道。
 「提耶利亞那傢伙真冷漠!居然馬上就掛線了!還是阿雷路亞和洛克昂好啊,平安夜就打電話過來了。」皇在菲特的後面說著。還可以聽到雷瑟(ラッセ・アイオン)和里西典達爾(リヒテンダール・ツエーリ)兩人在後面的笑聲。
 「這些傢伙真是完了。」剎那心裏這麼想著,本想跟提耶利亞一樣馬上掛線的。但是手上拿著的小紙袋中的點點溫暖似乎在提醒著他什麼。
 
 露易絲口中的「重要的人」,剎那一個也不認識。他們在很久以前就死了,因為當時剎那選擇了對他更重要的神;然而神卻殘忍地背叛了那個十歲的孩子。大家都死了,一切都失去了。那唯一存在的,是那個空中巨大的,耀眼的背影。
 沒有它,就沒有今天的剎那。
 就因為跟高達(Gundam)的邂逅,他才加入了天人,遇到了洛克昂等人。雖然他不是對同伴有很深的了解,也不太懂得怎麼跟他們相處,但假如沒有他們的話,剎那就無法駕駛能天使高達(Gundam Exia)。
 想到這兒,剎那看著螢幕,菲特還呆呆地看著剎那,而她身後那群嘈吵的人仍舊嘈吵。
 「菲特。」
 「是?」
 「聖誕快樂。」
 「嗯,聖誕快樂。」
 
 掛線後,剎那把小紙袋放在床上,給阿雷路亞和洛克昂傳了祝賀的電郵。因為剎那不知道打給他們時,應該說什麼。他對於自己突然介意別人的眼光一事感到不可思議,而且對於不敢打開洛克昂馬上回他的電郵一事更是耿耿於懷。
 雖然他依然不敢知道洛克昂對他昨晚冷淡地掛線一事有什麼感想。

 外面忽然靜悄悄的,剎那的把目光移到窗邊,陰沉的天空中飄浮著很多白色的細點。
 雪。
 在故鄉也看過。那怕是戰火燃起的時候,只要白雪從天空降下,就能把血跡和槍聲掩蓋,為他們帶來短暫的和平;然後隔天地上又開始血跡斑斑。唯一改變的,是雪讓鮮血的血看起來更驚心動魄,還有寒冷的空氣讓鼻子變得不靈,嗅不到血腥味。
 剎那不知道故鄉的雪算不算痛苦的回憶,只是知道這兒的雪,真的好像把一切的聲音都吸光似的,靜得可怕。他打了一個寒顫,想起了露易絲給他的禮物。他打開紙袋。
 鯛魚燒香甜的味道從袋裏湧出來,讓剎那有一種異樣的感動。他輕輕地從魚頭咬了一口,吃到了軟軟的豆沙饀。溫暖的感覺從口中散開,剎那意外地不厭討這過甜的味道,甚至還有一點幸福。露易絲那個樣子也是因為吃得太多鯛魚燒嗎?
 對了。
 露易絲讓他想起了重要的事。

 他決定吃完這片鯛魚燒後,到碼頭附近陪伴能天使

(End.)



鯛魚燒推廣中!(毆)

還有 『剎那最重要的人』 = EXIA 啦! 
BL?那是什麼?
露易絲一開始,是以為剎那因為沒收到聖誕禮物而不高興(笑)
另外,洛克昂到底回電郵時寫了什麼呢?
這是 秘‧密 啊!…嗚啊!(被眾人毆打中)

就這樣,這就是我送大家的禮物啦,雖然三千字不到…現在像塊乾巴巴的海綿…
這次是自從小真以後,第一次聖誕節的賀文,
雖然我沒有趕在聖誕節完成,可是我總算成功了!

有誰以為我會寫火腿?誰說我要寫火腿啊,
其實是我想寫可是沒有靈感啦(打) TAT
說起寫這篇啊…最煩惱的是剎那到底午餐要吃什麼吧,
我很擔心他會是個回教徒不吃豬肉;
(其實小剎那的神是Gundam啦。應該算他沒有宗教吧)
不過發現了本篇的他也吃熱狗,所以就讓他吃漢堡了。
對了,熱狗腸有各種各樣的肉,漢堡也有各種各樣的漢堡啊~(喜歡的話可以當魚柳包)
光是想到他吃漢堡時臉鼓起來的樣子就很想戳他的臉(樂)

剎那,青少年要多吃有營養的食物呢。(拍拍)

nai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